女性要为自己而活

2021-07-15 20:34 来源:彬彬有理 作者:佚名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金枝欲孽》:最让我意难平的竟然是她?!

作者:彬彬有理

大约是十多年前,第一次看《金枝欲孽》,那时只有20来岁,对人世间很多事情,其实都谈不上了解。

隐约记得自己那时很喜欢尔淳和如妃,对侯佳玉莹也不讨厌,因为她们的生命都很浓烈,不管各自目的如何,但都是试图绽放的姿态。

也许是因为20岁,比起退,更喜欢进。

所以那时,常常忽略剧中的一个角色——纳兰福雅。

我是后来多次重温《金枝欲孽》后,才发现,其实福雅在剧中的戏份一点也不少。

我以前说过,《甄嬛传》更侧重于甄嬛个人的励志人生,所以纵然剧中角色众多,但它的主线,总体上是围绕着甄嬛展开的,《甄嬛传》的故事视角,是甄嬛的视角。

《金枝欲孽》则是群像剧,它不代入任何主角,而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讲述几段被湮没在红墙碧瓦里的人生。

所以,没有任何一个人有光环,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是绝对的无辜。

《金枝欲孽》的主角,严格来说,不是某个人,而是——女人。

整部剧,就是在刻画一群生活在同一时期的女人们,是如何从独自抵抗命运,到最后,终于懂得女人是命运共同体,要一起奔赴无常才能抵达美好。

《金枝欲孽》是女人的咏叹调。

是现代人尝试用自己的笔,延续出曹雪芹《红楼梦》中的梦——钗黛合一。

《红楼梦》有金陵十二钗。

《金枝欲孽》有五朵金花——尔淳、玉莹、安茜、如妃、福雅。

前面几个,说实话,当年我追剧时,觉得每个都像主角。唯独福雅,我总觉得她和剧里的香浮、皓雪等等一样,作为孙白杨的红颜知己,不过是来镶边的。

可如今,细说从头,我第一次发现,全剧最让我百转千回的,竟然是当初我都未曾留意的福雅。

她太淡了。她的人生,充斥着一种我从前不喜欢的“退”意。

这是我从前忽略她的原因。

但现在我很喜欢她的“淡”和“退”。

剧中关于福雅的戏份,和“争斗”全无关系。

在尔淳、如妃、玉莹都机关算尽,想要争夺一点什么东西的时候,福雅就待在她自己的宫殿里,剪纸、做针线、放风筝,偶尔和孙白杨聊聊天。

在远离人与人相交的场合里,她享受孤独,自得其乐,听风、看雪、等雨……空出自己的心,接纳世间一切细微的美好。

20来岁时候的我,是不懂这种境界的。

我以为那是一种消沉。

我总觉得福雅活得太悲观,也太没有朝气了。

可是,现在我觉得,福雅才是整部剧中,认真在生活着的人。

因为如果不是真的热爱生活,她的心就一定会充满怨气,也一定不会发现,生命里这些细微的美好。

还是梁实秋先生那句话:赏心乐事,随处皆是。只要把心胸敞开,快乐就会逼人而来。所以智者乐水,仁者乐山。

能把一草一木,一花一果,都看进眼里的人,是对生活真正有热情的人。

也是为此,福雅的心中,对任何人,都没有恨意。

孙白杨费尽心思,想让福雅相信,她不是徐公公的弃子,想让她沉醉在一种假象里——仿佛那个她付出过真心的义父,对她也有一点亲情。

但其实福雅老早就醒了。

她早就知道自己从前是徐公公的棋子,现在是徐公公的弃子。

但她并不恨。

恨是需要耗费精力的,福雅的力气,只想花在那些美好的事物上面。她和尔淳说过,人生在世,应该好好地活着,不是苟且偷生,而是应该活得有意思。

所以在无人可爱的时候,她就创造美好的环境,剪纸、刺绣、放风筝;当遇到了真心对待自己的人,那她也就回馈一腔真心。

所以,她对孙白杨好,后来,又对尔淳好。

我用的是“对孙白杨好”,而不是爱。

20来岁时,我看什么都是爱情,那时候觉得福雅爱孙白杨爱得很痴。

但现在,我不会用“爱情”来去诠释他们之间的关系,我觉得那太轻了,也太浮了,经不住福雅的深情。

我要说句很多人也许会反对的话,那就是:

福雅爱孙白杨,就像爱轻风流水、花草树木还有她那些剪纸一样——珍而重之,但并无占有之心,抱着一种成全世间一切美好的开阔胸怀。

所以,她可以毫无芥蒂,更无抱怨地把自己的屋子让给孙白杨和侯佳玉莹,成全他们的缱绻与情意。

不像尔淳尚有心痛和难过之感。

福雅的成全,是带着快乐的。

我现在每次看到她和孙白杨之间的剧情,总是会忍不住,走到阳台,用小喷壶给我铺满了一阳台的绿植浇浇水。

我觉得,福雅爱孙白杨,就像是我爱这些绿植一样——无关男女之情,只是生来对美好的一切,饱含深情。

只不过寻常人爱花,都是“洒洒水”,而福雅是用自己的生命,去热爱和成全那些美好的。

后来,她也的确这么做了。

用自己的生命,为尔淳,换来一张通往美好的入场券。

我不知道,这样做,到底值得不值得。很多个人的选择,放在更大的框架里去看,是无法评价的。

唯一确定的是,自始至终,福雅都活在她自己的心甘情愿里,哪怕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还是平静又淡然地,要和美好链接在一起。

如果说玉莹的宿命是亲情,孙白杨的宿命是爱情,那么福雅的宿命,就是生命里的万般美好——她注定了,要和世间一切或大或小,静静流动的美好在一起。

就像《江南》里的姚佩佩,逃亡千里,兜兜转转,最后还是回到了普济,断送了自己的生路。

姚佩佩当真那么懵懂,不知自己已入险境吗?她知道,但她还是要来。

是宿命的安排吗?

不如说是热爱的安排。

姚佩佩一生命运跌宕,始终不被善待,但书里写了很多她的日常,铺陈出她对生活的热爱,到最后,她也已经没有恨意,她后来所想,不过就是活到自己的某种热爱里,哪怕只有瞬间,她也想离那些她曾经触碰到的美好,近一点。

福雅也是如此。

她们不是活得消沉,恰恰相反,她们对生命、对美好,比任何人都更深情。

只是,命运给她们的机会太少太少了。

她们只能偷偷省下一点岁月,换来一点生命的温暖和美好,因为那是她们通往自我的唯一方式了。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新浪女性(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