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 | “三无”培训班公园抢地盘,联合执法反遭家长投诉,怎么治?

2021-04-28 09:47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作者:佚名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调查 | “三无”培训班公园抢地盘,联合执法反遭家长投诉,怎么治?

重点

北京日报客户端4月19日刊发《调查 | 收费培训班开进公园“抢地盘”,占用公共资源谁来管?》报道后,引起了强烈反响,许多市民们向本端爆料,都在呼吁有关方面及时出面,做好管理。但是,有出面管理的公园还被投诉。

公园里的培训班从什么时候开始管不住的?培训班的教练到底从中获益多少?为什么公园管不了这些培训班?本端记者追踪调查——

50米跑道挤了3个培训班

“跟着我做开合跳,十组,一组二十个。”

下午四点,位于马甸桥西北角的马甸公园,变身为各种培训班的训练场地。其周围有多个居民区及多所中小学校。

放学后,这里就成了培训机构的“必占之地”,尤其是公园中心位置的塑胶跑道,更是抢手,记者探访的当天,这个不到50米的塑胶跑道上,已经挤上了一个体能班、一个跳绳班,还有一个排球班。

体能班先到,在跑道一侧由一名女教练带着做热身;排球班占了跑道中间,一名男教练把排球分发下去,带着几个中学生在练习颠球;跑道另一边,一名年轻的男教练带着孩子们练习跳绳。几名教练有时候互相交流几句,各自练习了半个小时左右,体能班和跳绳班聚到一起,似乎进行了一次跳绳比赛。

“每天都是这几个班,他们互相也认识,可能还互相帮着占地方吧。每个班在哪儿上课都是基本固定的。”住在附近的一位居民常到公园里散步,对这里的情况比较熟悉,“跑道,游乐场,健身区,木桩区……全被培训班占了。冲着孩子,我们大人也不好说什么。”

跑道之外,有一个篮球班,四五个孩子跟着教练练习步伐,中间的广场上,是一个全科训练班,“跳绳、坐位体前屈、仰卧起坐……学校考试项目,我们都能教。”教练一边指挥着孩子们铺上瑜伽垫,两个一组做仰卧起坐,一边见缝插针回答家长的咨询。

公园南侧篮球场中,西侧的半块场地上球筐分别放在西边和南边的钢丝框上。南北两侧则是一块标准的篮球场地,两头的篮球架下,多名青年正在玩对抗。场地中间,十几名十岁左右的孩子在跟着一个教练上篮球课,孩子们在球场上横向跑动,或者排成两条直线单手撑地拍球,把整个球场切割成了两块。打球的青年一退到场地中心位置时,就得注意避让这些孩子,几次下来,南侧篮下打球的青年干脆集中到了三分球区域,不再到场地中央。“现在的孩子多金贵,我们可碰不起。”

多数游客都在忍让

“忍让”其实也是公园里多数游客的态度。马甸公园西北侧的游乐区,有小的攀爬架,还围着高低不平的木桩,地上铺着塑胶,地面柔软有弹性,有家长正带着几个低龄的孩子们在这里玩。

一名篮球教练带着几名学生进入这片场地,在场地中间拉开架势开始训练。几个蹒跚学步的小孩子马上被家长抱起来挪到了边上,等到培训班开始拍球时,在边上扶着木桩练腿的小孩子很快被家长塞进了婴儿车,离开了场地。“小孩挺愿意看大孩子打球,但是这儿又不是球场,没有栏杆,万一被球打到了就不好了。”一位家长安抚着不肯离开的小孩,在退避的同时,难免还是有意见。

“孩子们好像都是在准备中考,差一分就是不少人呢。”双榆树公园里,每到傍晚和周末,也都是体育培训班的天下,附近遛弯的不少老人虽然觉得不方便,甚至被球砸过,但态度还都比较温和,“好几个人一起拍球,地上的砖有时候还是空心的,砰砰砰的声音挺大,有时候听得心脏都不舒服,我们只能赶紧走开。”

但也有家长曾经跟培训班的教练起过冲突,李晴(化名)就曾经在小区附近的社区公园里跟教练吵了一架。当时那个教练在教十几个孩子滑轮滑,用角锥把公园里的小广场全部围了起来,李晴的儿子本来和几个小朋友一起在那里玩平衡车,也被教练劝离,“别让哥哥姐姐撞到你呀。”在旁边座椅上坐着休息的李晴不干了,“大家都能玩的公共场所,凭什么让我们让着你?”但是在十几个换好轮滑鞋的孩子、拎着包的孩子家长面前,李晴还是退让了,“我是势单力孤啊,明摆着是他们不对的事儿,却显得我不容人。真是没地儿讲理去。”

教练一天能挣上千元

教练们为什么喜欢把培训班开到公园里?“占着公共场地,用着公共资源给自己谋利,一点儿成本都没有,每天的学费就上千。”人定湖公园管理处主任李培告诉记者。

人定湖公园的园区曾经聚集了多批次培训机构进行有偿培训活动,最早是疫情期间,陆陆续续有孩子们跟着教练到公园里上户外课,公园管理方反复讨论,最终没有驱离,“主要是考虑到场馆都封闭了,孩子们也需要活动,公园里还是比街头安全,为了孩子,我们就没多管。”李培说,后来运动场馆都开放了,这些培训班却不肯离开,甚至还越聚越多,也不听管理人员的劝阻,“所有的广场都被他们占了,跳绳的就有好几个班,还有教羽毛球,打的满地都是羽毛球。”

李培和管理人员专门做了调查,即便是最基础的体能班,每个孩子上一个节的费用80元左右,最大的一个班有五六十个孩子,“你算算他们得挣多少钱,所以我们怎么劝离,他们都不走,我们又没有执法权。”

记者走访多家公园,所了解的价格也是如此,每节大课的费用基本都是百元左右,比到正规场地参加训练便宜近一半,一对一的价格高一些。所以,公园里规模最小的培训班也有五六个学员,教练通常不会有人数的限制,“参加的人越多,他们挣的越多。”

而且,这些在公园里的培训班,多数并不是正规培训机构开设的。李培告诉记者,公园的管理人员专门做了调查,发现好多培训班都不是正规教练带班,“很多都是个人自己出来干,甚至是家长在网上找个教练,一起攒的班。”

记者在调查时也发现,不少公园里上课的篮球教练、跳绳教练、体能教练,都只是曾经学过体育的毕业生,学武术的教轮滑、学滑冰的教跳绳、练跳高的教篮球都是常见现象,还有一名自称大学体育老师的教练在记者咨询跳绳课价格时,愤愤不平地表示,“那些学生出来干,都收两三百元,我一个正规教练,一对一的一节课只收400元,你还嫌多?”

劝离培训班公园反被诉

场地里多出了培训班,很多公园也都了解,但是在管理的时候却遇到很多困难。

在马甸公园,记者在西北门看到了拿着大喇叭的保安,喇叭里一直播放着“公园里禁止摆摊设点……”的通知,但是保安并没有驱离各个培训班。此前报道中提及的长春健身园,记者再去走访时发现,公园的保安已经配上了大喇叭,开始在公园里进行重点巡视,每发现一个培训班,保安们就用喇叭互相呼叫,一起到现场劝阻。篮球场里的两个培训班已经被清理出公园,跳绳班也被劝离,教练和几名家长离开的时候,没有觉得行为不当,反而都有点儿怒气冲冲,“场地空着,让孩子们跳一会怎么了!”而且,这个训练班并没有解散,教练带着孩子们在公园对面街角处练习。

“那些给孩子报了班的家长,总是觉得公园没有权力劝离,还抱团打电话到12345投诉我们。”人定湖公园管理处李培也正为管理难而头疼。他们之前经过摸排,又向街道求助,通过两次联合执法,驱离了9家培训机构,“还有几个私人教练,有一百多个孩子报班”。

这个行动得到了不少游园群众的好评,但却遭到了不少报班家长的投诉,“这些家长说他们也是附近居民,我们没有权力不让他们在这儿玩。”李培说,虽然不报班的家长占多数,而且也支持他们取缔培训班,但是少量报班家长的投诉,也给他们带来了不小的压力,“每天光解释,就花不少精力。”

其实,这些报班家长和教练也知道自己的做法不妥,训练中也不想暴露培训班的“真实身份”。

记者调查当天,在马甸公园健身器材附近,十几个小姑娘正跟着教练在排练舞蹈节目,几个女孩在训练期间,一直称呼带队教练为“老师”。一个成年人一直跟在旁边拍摄视频,但当附近一个中年游客问到他们是什么机构时,却回答“没有教练,都是我们家长自发组织出来练的。”而此后,她在与另外一位老年人聊天时却透露,这些都是收费上课的孩子。

此前报道

调查 | 收费培训班开进公园“抢地盘”,占用公共资源谁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