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利康疫苗与出血性疾病风险升高有关

2021-06-09 23:12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佚名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新冠全球大流行之际,疫苗正被寄予重启世界的厚望。然而,关于牛津-阿斯利康新冠疫苗ChAdOx1相关血小板减少症和血管不良事件的报道,已经导致一些国家限制其使用,同时在一定程度上削减了部分公众接种疫苗的积极性。北京时间6月9日晚间23时,国际顶级学术期刊《自然-医学》(Nature Medicine)在线发表了由英国团队完成的一项研究,题为“First-dose ChAdOx1 and BNT162b2 COVID-19 vaccines and thrombocytopenic, thromboembolic and hemorrhagic events in Scotland”。该研究对超过250万名接种过第一剂牛津-阿斯利康新冠疫苗ChAdOx1或辉瑞-BioNTech新冠疫苗BNT162b2的苏格兰成年人进行了全国性调查。

调查表明,牛津-阿斯利康疫苗和一种自体免疫出血性疾病,即免疫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immune thrombocytopenic purpura,ITP)的风险轻微升高有关。研究还发现,可能有证据表明,牛津-阿斯利康疫苗与其他出血及血管问题风险升高有关。

这支英国团队强调,公共卫生当局应将这些与ChAdOx1相关的相对较小的风险升高告知其辖区。“如果新冠疫苗供应充足,为公众提供其他的替代疫苗可能是必要的。”

《自然-医学》还同期刊发了由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Douglas B. Cines等人撰写的观点文章。Cines等人则强调,在解释这项最新发表的研究中的发现时,不仅要考虑研究本身的优势和局限性,“还要考虑更广泛的临床背景和疫苗接种风险和利益之间的平衡,这一点很重要。”

每十万例第一剂注射中发生1.13例

论文写道,目前在英国使用的三种疫苗为牛津-阿斯利康新冠疫苗ChAdOx1、辉瑞-BioNTech新冠疫苗BNT162b2和Moderna公司的mRNA-1273,这些疫苗均已被证明可以减少COVID-19感染。鉴于第一剂mRNA-1273于2021年4月7日才在苏格兰进行,该项研究重点关注了ChAdOx1和BNT162b2。

此前的临床试验已表明,针对新冠病毒的两种疫苗ChAdOx1和BNT162b2,普遍耐受性良好,但有少数严重副反应报告。在2200万次第一剂注射和680万次第二剂注射后,英国药品和保健品管理局(MHRA)收到209例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和血栓栓塞(分别是出血性疾病和血栓类疾病)的报告。

欧洲药品管理局也曾于4月把血栓伴随血小板减少列为阿斯利康疫苗的罕见副作用,但依然认定接种这款疫苗的益处大于风险,欧盟各成员国自行决定是否继续使用。

为调查新冠疫苗和血液疾病进展存在相关的可能性,英国爱丁堡大学Aziz Sheikh及其同事调查了2020年12月至2021年4月间,接种了第一剂新冠疫苗(最常见的是ChAdOx1或BNT162b2)的253万苏格兰成人(占18岁以上成年人口的57%)与疫苗相关的出血和血管事件。

研究团队发现,在调查人群中,ChAdOx1疫苗在注射后长达27天内与ITP风险轻微升高有关,该疾病导致某些患者出现轻微瘀青和过度出血,某些患者会患上慢性病。据估计,每十万例第一剂注射中发生1.13例。

分析还表明,ChAdOx1注射27天内,其他动脉血栓和出血事件风险有轻微上升。但没有充分证据表明ChAdOx1和脑静脉窦血栓(一种在脑部形成血栓的罕见疾病)有关。

同时,研究团队没有发现BNT162b2疫苗与这些不良事件风险增加有关的证据。

研究团队在论文中指出应注意研究的几项局限性。由于在分析时很少有人接种了两剂疫苗,因此没有对这一亚组(第二剂)进行单独调查,将在适当时候对第二剂接种进一步分析。

此外,该研究年轻接种者(<40岁)较少,特别是ChAdOx1疫苗,因为疫苗接种计划迄今主要优先年龄较大群体和有潜在基础疾病群体。他们指出,进一步研究需要纳入较年轻的人群,并评估对第二剂疫苗的反应。

局限性还包括研究需假设临床医生在记录ITP诊断之前对患者的血小板减少症一进行了适当的调查等。

研究团队总结道,在接受BNT162b2疫苗接种的患者中,他们没有发现任何不良事件总体风险的增加。第一剂ChAdOx1则与ITP风险的轻微上升有关,提示动脉血栓栓塞和出血性事件的风险增加。

鉴于ChAdOx1的这些风险的轻微增加,研究认为,如果新冠疫苗供应充足,为公众提供其他的替代疫苗可能是必要的。

研究团队同时强调,ChAdOx1益处非常明确,应在此背景下理解这些发现。该疫苗产生严重不良事件的风险远低于新冠肺炎导致重症或死亡的风险,尤其是对老年人和其他脆弱人群而言。

研究团队称,需要注意的是,这些很小的风险尽管重要但罕见,并且与其他疫苗的风险相当,包括乙型肝炎、囊虫病、流行性腮腺炎、风疹,以及流行性感冒的疫苗。

Cines等人在观点文章中也写道,全世界为控制新冠病毒的努力带来了人类历史上最快速和最广泛的疫苗接种计划。尽管它有诸多好处,但也有潜在的副作用,包括自身免疫反应。

Cines等人强调,在解释《自然-医学》最新发表的这项研究中的发现时,不仅要考虑研究本身的优势和局限性,“还要考虑更广泛的临床背景和疫苗接种风险和利益之间的平衡,这一点很重要。”

这篇观点文章认为,总的来说,疫苗接种可能诱发免疫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的观点不是新的,在疫苗史上也并非没有先例。例如,血小板减少症即常见于接种麻疹减毒疫苗的儿童。ITP的风险一般比较温和,在几周或几个月内就会消退,估计约为每40000剂麻疹-腮腺炎-风疹疫苗中出现1例,仅略高于自然感染后出现这种风险。

Cines等人认为,将一个罕见的不良事件归因于疫苗会加剧“疫苗犹豫”现象,对公共卫生具有重要影响。“总的来说,作者的结论是,没有明确的证据表明ITP与BNT162b2疫苗的第一剂接种有关,ChAdOx1疫苗可能增加ITP的风险。”

他们认为,目前,疫苗接种后ITP的发病率、严重程度、持续时间和对治疗的反应性尚未完全确定,需要进一步分析。“尽管如此,疫苗诱发ITP的风险似乎远远低于与COVID-19相关的许多风险。”

Cines等人指出,一些大型国际努力仍在持续进行,以继续评估和改善疫苗安全性。

(责任编辑:徐文庆_NB24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