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减轻育儿负担 不少国家努力优化生育政策和相关配套措施

2021-12-08 10:23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佚名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完善生育补贴、产假和育儿假制度,鼓励夫妻共担责任,保障女性就业合法权益,推广社区互助共享模式……为了释放生育潜能,减轻家庭育儿负担,不少国家努力优化生育政策和相关配套措施,进行了有益探索

韩国——

促进共担责任

本报记者  马  菲

据韩国媒体报道,从明年起,韩国政府将推出“3+3育儿假”制度,即父母双方都为未满12个月的子女申请育儿假,前3个月可获得与平时工资持平、最高金额为每人每月300万韩元(1元人民币约合183韩元)的育儿补贴,以此鼓励“夫妻双方共同育儿”。

为了鼓励生育,除产假外,韩国自1987年起为女性提供育儿假。为营造夫妻共同育儿的环境,自1995年起,韩国男性也成为育儿假制度的适用对象。该制度规定,若劳动者在一个单位持续工作超过1年,且有8岁以下或未满小学二年级的子女,便可申请育儿假,时间最长可达1年。男性和女性都可申请育儿假,并且企业不能以育儿假为由解雇员工或给予其不利待遇。

育儿假制度实施以来,韩国政府不断完善相关规定和措施。近年来,持续提高育儿补贴的金额和比例。根据现行规定,育儿假的前3个月,育儿补贴为平时工资的80%,最低70万韩元,最高150万韩元;休假第四个月至休假结束,育儿补贴为平时工资的50%,最低70万韩元,最高120万韩元。明年起实行的新制度将进一步提高育儿假补贴。政府还积极推动企业支持育儿假制度。为让企业鼓励员工休育儿假,韩国政府对企业实行减税、补贴等措施。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儿童居家时间较多,许多父母都面临无暇照顾子女的难题。为此,韩国去年修改法规,将原本只能分两次使用的育儿假改为可以分3次使用。韩国政府部门的一位公务员朴女士去年申请休了育儿假,她说:“疫情严重时孩子需要在家上课,必须得有人在家照顾才行,这时候育儿假真是帮了大忙。”

目前,只有参加雇佣保险的劳动者可以申请育儿假,韩国政府计划将育儿假制度的覆盖范围扩大到全部民众。未来,占就业人数一半左右的自由职业者、个体工商户、艺术家等群体都将被纳入育儿假福利的覆盖范围。韩国政府希望通过一系列新政策,促使韩国申请育儿假的人数至2025年翻一番。

随着时代发展,“育儿是妈妈的事”这种观念在韩国社会逐渐被打破。韩国雇佣劳动部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去年韩国休育儿假的人数约为11.2万人,同比增加6.5%。其中,男性占24.5%,人数达到约2.7万人,同比增长23%。韩国雇佣劳动部表示,休育儿假的男性人数增速较快,是因为夫妻共同育儿的理念逐步得到了人们的认同,男性育儿假得到制度保障。受疫情影响,居家办公、线上教学的情况增加,客观上也增加了家长特别是父亲陪伴孩子的时间。

以前,韩国小区的游乐场往往是妈妈们的聚集地,如今记者经常能看到几位爸爸相约一起带孩子玩的场景。带着两个孩子在游乐场里玩耍的李先生对记者表示,疫情防控期间,自己的社交活动减少了许多,周末大部分时间都是和孩子们在一起。“男性不只需要认真工作,更要好好经营家庭。”

俄罗斯——

提供多种补贴

本报记者  张光政

近日,莫斯科市政府颁布法令,确定了2022年各项民生补贴发放标准,其中对有孩家庭的补贴颇受关注。法令规定,明年生育或领养孩子的家庭,可领取1722卢布(1元人民币约合11卢布)的额外孕产补助。为有孩家庭提供一次性育儿相关开支补偿金:育有一个孩子的家庭可领取开支补偿金6313卢布,每多生1个孩子,增加16642卢布。同时,对有孩贫困家庭、多子女家庭、残疾儿童家庭、单亲家庭、孤儿、领养孩子的家庭等,每月还有不同额度的生活补贴。

提高生育率是俄罗斯当下制定国家政策的优先事项之一。今年4月,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年度国情咨文中指出,要重新实现人口的可持续增长。为此,俄罗斯采取了包括发放各种形式补贴在内的诸多鼓励措施,以便减少家庭的生育成本。不久前,普京还提议,考虑向远东地区的家庭一次性提供100万卢布的住房补贴,以支持他们生育3个或以上的孩子。

为鼓励生育,俄罗斯于2007年开始设立“母亲基金”,生育二孩或更多孩子的妇女可一次性领取25万卢布的生育补贴。此后,这一金额逐年增加,到2019年已超过45万卢布。从2020年起,生育第一个孩子也可获得“母亲基金”提供的一次性补贴,金额为46万多卢布。以后每增加1个孩子,增加15万多卢布补贴。2021年,多子女家庭如果以前没有领过“母亲基金”补贴,可一次性领取近64万卢布。“母亲基金”发放的补贴可用于买房或子女教育等。家住圣彼得堡的丽达今年44岁,有一个12岁的女儿娜佳。据她介绍,除了“母亲基金”,政府还会为有孩家庭发放购物卡,用于购买婴儿用品。

在俄罗斯,从幼儿园到高中阶段都实行义务教育。学校学费、书费全免,每天提供一顿免费午餐,还开设有各类免费兴趣班。俄罗斯政府今年还出台法令,向6至18岁的学龄儿童每人发放1万卢布的补助,帮助他们在开学季做好准备。据统计,俄罗斯共有约1700万名儿童能接受这笔补助金。

为了让有孩家庭拥有更好的居住环境,俄罗斯政府非常重视解决住房问题。2017年底,俄政府颁布专项计划,在保障住房和支付住宅公共服务费方面为民众提供支持。国家通过发放补贴为家庭购房支付部分房款。单亲家庭或夫妻有一方年龄在35岁以下的有孩家庭购买住房,标准面积之内的部分,由国家支付约35%的购房款。不同地区有不同的人均住房面积标准,比如莫斯科是10平方米,伏尔加格勒是11平方米。对不少年轻家庭而言,这是解决住房问题的重要途径之一。

墨西哥——

改善职场环境

本报记者  彭  敏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墨西哥政府鼓励居家办公,约41%的公司允许员工在家工作。灵活的办公模式对于很多职场妈妈而言是个利好消息。据近期一项对1.1万名企业家进行的调查显示,墨西哥54%左右的企业家有兴趣在未来两年聘用可远程办公的兼职母亲。

在墨西哥,抚养孩子主要由母亲负责。随着时代变迁,不少女性出于经济状况和个人发展的考虑,希望在产后回归职场。如何让女性更好地兼顾育儿和事业,建立对职场妈妈更友好的企业氛围,成为墨西哥各界近年来探讨的主要议题之一。

2019年,墨西哥参议院批准增加产假时间,女性在产前和产后能享有共计14周的产假。墨西哥政府还推出一项社会福利计划,为每个1至4岁儿童提供每两个月1600比索(1元人民币约合3.2墨西哥比索)的补贴,旨在让孩子的父母或监护人具备养育孩子的能力,此外还为妈妈们提供工作机会。1至6岁残疾儿童的父母或监护人则每两个月可获3600比索补贴。

艾德·萨莫拉诺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也是墨西哥“戈丁妈妈”倡议创始人。“戈丁”是墨西哥上班族的昵称。为改善妈妈的职场发展环境,更好地平衡家庭和工作,萨莫拉诺于2016年发起“戈丁妈妈”倡议。该倡议致力于推动全社会保障职场妈妈同工同酬、同等的产假和陪产假福利以及职业晋升等合法权益,促进企业和社会形成更加包容的职场妈妈文化,受到了广泛的赞誉。

今年母亲节期间,墨西哥“戈丁妈妈”倡议公布了2021年“最适合职场妈妈的公司”排名。在综合考虑女性员工数量、女性管理者职位、带薪产假等指标进行评比后,有21家企业获得了“最佳工作公司奖”。当地媒体指出,“最适合职场妈妈的公司”排名促进了墨西哥商业领域的积极变化,促使公司努力营造平等、包容的组织文化。萨莫拉诺建议,女性在找工作时不仅要看薪水,还要关注企业的平等、多元化和包容性政策。“我们正努力推动联邦劳动法和关于休息时间的改革,改变私营部门的公共政策,帮助职场妈妈平等获得就业机会。”萨莫拉诺说。

比利时——

发挥社区作用

本报记者  牛瑞飞

比利时不少父母育有多个子女。在儿童看护特别是低龄儿童看护方面,社区发挥了很大作用。比利时人认为,育儿不仅是家庭的任务,也是社会的责任,孩子成才会为国家和社会作出贡献,而政府和社会在育儿方面的帮扶有助于促进生育率提升和对孩子的培养。

比利时政府规定,除了产假,在每个孩子12岁前,父母共享有4个月育儿假。政府会根据特殊情况增加育儿假。比如去年新冠肺炎疫情最为严重的时期,当地学校全部线上授课,无法在家远程办公的父母,其中一方可申请特殊育儿假,在家照顾年幼的孩子。今年,陪未成年子女注射新冠疫苗的那一天也可申请特殊育儿假。

社区会在孩子课后和假期举办各类活动。比如,在单亲家庭比例较高的社区,会有专门为单亲家庭儿童开设的课后班,周末还有育儿专家或心理专家为单亲家庭提供免费的育儿培训和心理辅导。比利时社区基本都有规模不等的免费儿童乐园,设有小沙池、滑梯、跷跷板、秋千等设施,一些儿童乐园还饲养兔子、小鸡等小动物。许多比利时家庭采用邻里间轮流照看孩子的方式,一些社区居民的孩子在同一所小学上学,便会轮流接孩子并看管一段时间。

在记者居住的社区,有一间专门负责青少年儿童活动的办公室,工作人员会为社区的孩子安排丰富的活动。每周四下午有绘本故事会,孩子们放学后可以参加家庭作业角等。假期的活动更为丰富,几乎每周都有射箭、投篮等体育项目,也有手工课和音乐会供选择,绝大部分活动是免费的。“商业化的儿童看护类活动价格昂贵,社区公益类看护大大减轻了父母的经济压力和时间成本。”该办公室负责人说,活动经费一部分来自社区居民缴纳的物业管理费,一部分来自政府拨款,还有的来自企业或个人的赞助。

活动中,办公室还邀请退休老人和放假的大学生做志愿者,充分利用他们的专长。据介绍,社区的“动手做美食”活动颇受欢迎,孩子们在专业人士带领下制作美食并送给社区的孤寡老人,孩子的欢声笑语和老人洋溢在脸上的喜悦总能让活动组织者成就感满满。这些社区活动充分调动了居民的积极性,让大家参与其中,乐在其中。一些活动需要征集玩具、器材、乐器或书籍,居民们会踊跃拿出家中物品,充分展现了社区活动“互助、共享”的特点。

看护儿童还是比利时大学生热心参与的社会实践之一。很多大学生来自多子女家庭,从小就有看护弟弟妹妹的经验,因此能够胜任看护工作。大学生艾米丽告诉记者,幼儿园或学校的放学时间与她的上课时间没有冲突,看护工作很适合她。“半年前,我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则寻找看护工作的帖子,一天后就收到了好几份意向。现在我每周在两家做看护,工作内容是去学校接孩子,然后把孩子送到家,给他们讲故事,陪他们做运动,并做一顿简单的晚餐。看护孩子的工作相对稳定,收入也有保证。”

《 人民日报 》( 2021年12月08日   第 17 版)

原标题:育儿帮扶 办法多样